19 April 2007

為甚麼要做回「殖民地人」?

港台電視節目《議事論事》委託港大做了一項民調,主題是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」,問的是「你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」,是「香港的中國人」還是「中國的香港人」。然後是「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感」,由「絕不認同」的零分到「絕對認同」的十分。再問:如果可以選擇,會「做回九七前的殖民地人」,還是「繼續做九七後的特區人」。

港台風雨飄搖,製作如此政治不正確的節目,萬一發現了真相,令當權者難看,定會罪加一等。猶記得年前內地網站做的調查,竟然發現有六成半人說:「下輩子不想再做中國人了」。網站洩露了天大的國家機密,投票討論被終止,網頁被刪除,兩位主編被同時解僱。連下輩子怎樣過,官府也要提早過問。

可幸,今次調查出來的結果,各取所需。左報大字標題,「近四成港人:我是十足中國人」,因為絕對認同中國人身份,給十分的被訪者,高達百分之三十八,給六至十分的,佔了八成。
但包括《蘋果日報》在內的大部份報章,卻凸出了「殖民地人」和「特區人」的調查結果,四成希望繼續做「特區人」,三成希望做回「殖民地人」,兩成被訪者竟然說「兩樣都無所謂」。單看調查的表面結果,可能會成為網上憤青大罵殖民地奴才死性不改的絕佳材料。

但我認為,「認同中國人身份」和「做回殖民地人」是絕對沒有矛盾的。即使在殖民統治年代,除了少數高等華人外,香港人都認同自己是中國人。九七移民潮,香港人拿了外國護照,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也不會隨之減退。但這種認同是歷史的、血緣的、文化的、鄉土的,不是政治的,更非政權的,當然也不會是政黨的。以為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就等於對統治者的認同感,這只是一場毫不美麗的誤會。

希望做回「殖民地人」是因為回歸後的種種失望、挫折,言論自由在開倒車,民主承諾沒有兌現,官商勾結越趨嚴重,認為今非昔比,連殖民時代還要不如。做回「殖民地人」,跟身份認同關係不大,而是對現狀不滿的反射。近月有左派人士大力推銷「人心回歸」論,說人心尚未回歸,香港不宜普選。人心怎樣才算回歸?三成人希望「做回殖民地人」算不算人心尚未回歸的罪證?若果要把獨立思考、敢於批評、意見多元、核心價值都統統抹掉,人心才算回歸,人心即使「真的」回歸了,那又有甚麼意義?

蘋果日報 2007-04-18

1 comment:

Vicky said...

這幾年我身在外地,每每有當地人問我是何許人,我總會說“I'm chinese, from Hong Kong.”記得有位加拿大朋友曾好奇問我,為何我的名片上只寫著我來自“PR of China”,而沒有說明是香港。當時我也很愕然,細問之下才知道,原來對這位「外國人」來說,香港跟中國其他城市是有分別的。我算是很幸運,於七、八十年代成長,那時正值是香港最安定、繁榮的時期。雖然家境不算富裕,但一家五口生活得樂也融融。當時父母肯捱、肯做,找工作絕不成問題;而當年是學生的我,不用「被迫」學各類課外話動,而是可按自己喜好選擇。更重要的是,當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好,無論是家庭裡、工作上甚至左鄰右里。不過回歸之後,可能因為政治及經濟的前景都不明朗,人們失去安全感所以只顧賺錢,這時開始人人都變得很自私,更憎人富貴厭人窮,我不禁會問:「為什麼香港會變成這樣?」因此,要我選擇我也想「做回九七前的殖民地人」!可是,這代表我不認同自己是「中國人」、是「香港人」嗎?絕不!!正正因為我認同自己的身份,我眼見祖國或香港出現了問題,我會感到痛心。因此到目前為止,我亦無移民的打算,因為我真希望回港為香港做一些事。但若民主、自由仍然不進且退,我擔心有一天我真會取外國護照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