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 December 2007

橫切面性教育

廿一世紀聖誕節, 叫人提防失身, 明顯out 了幾十年,不如搵專家講解何防止失陷,意外懷上BB,又或真的有了,一份教他們如何一步一步處理的手冊,以免驚惶失措,闖下彌天大禍,來得更為實際。

十四歲少女涉嫌把初生嬰兒從窗口掟落街,轟動全城,又發現可能是一宗因姦成孕的案中疑案,更成為了人們討論的焦點。除了不斷有人慨嘆世風日下人心不蠱,有人又憑直覺反應,把焦點放到學校的性教育來。

記者訪問,敦厚老實的校長一臉哀傷,誠懇地回應: 「我們學校一直有推行性教育……」彷彿只在「有推行」和「無推行」的分別,如果有,責任完成,一切就萬事大吉。

何謂性教育?怎麼樣的性教育?性教育的內容是什麼?傳媒不去深究,教育當局和學校也輕易過關。結果,年輕學生經驗愈來愈豐富,性伴侶數量愈來愈多,但性知識卻愈來愈貧乏。不僅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,學校的性教育,更是出了大大的問題。

香港「非正規教育研究中心」的梁偉怡先生,把香港學校的性教育,形容為「橫切面教育」,既形象又貼題,簡直一針見血。幾十年前我讀的教科書,到今天中小學常識或科學人體生理的內容,無論是男性陽具,抑或女性生殖系統,都千篇一律的用上橫切面解剖圖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。

男性器官必定有睪丸到輸精管到前列腺到輸尿管到陽具的橫切面,女性生殖系統,必然由卵巢到輸卵管到子宮到陰道,對不起,也全都是橫切面。

真不明白,難道教育當局的課程設計官,教科書的編輯,以及校長老師們,以為個個學生都會變成外科醫生、解剖科學家,或專門研究生殖系統結構的專家,要以性器官橫切面作為他們的知識啟蒙?

一幅幅解剖學的橫切面,陪伴我們成長,幾乎成了我們性教育的全部。

但即使在廿一世紀的今天,有些學校,就連橫切面也忍受不了,一間有宗教背景的中學,竟然把「綜合科學」中一課本非常簡單地講解避孕和墮胎的那幾頁,全數撕掉,才敢派給學生,理由是「怕後生仔睇咗會衝動」。避而不談,背後當然有更深層的宗教原因。

今天年輕人有性行為無性知識,鴕鳥式橫切面性教育,是禍源的根本。

2007-12-25

1 comment:

Charles said...

森叔:

講起讀醫科做解剖,我由預科開始就不再修(人體)生物科,而當我首次在大學的圖書館借解剖學的「圖」書來看時(該書是Netter的「Atlas of Human Anatomy」),發現所有中學生物教科書所有橫切面都不合比例,使我誤以為子宮在肚臍的位置,卵巢更貼近橫隔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