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 June 2007

在燭光晚會見到你

很多年的「六四」,我們都會穿著黑衣,拖着女兒, 趕到維園, 跟你一起,為「六四」早逝的年輕人哀思,為失去兒女的母親同泣。

每年的燭光晚會,我都見到你。你一個人來,帶着傘子,春夏之交,陰晴不定,偶爾下起雨來,你不慌不忙撑起雨傘,護着那微弱的燭光,跟隨台上的節奏,低頭默哀,高聲呼喊,深情歌唱。

你的頭髮開始斑白了,你的口號已經沒有那麼昂揚,你的嗓音也變得喑啞。畢竟已經十多年了,人可以堅持多少個十年?尤其面對那幾乎不可動搖的權力,不少人由慷慨激昂,到絕望退縮,然後不聞不問。當然還有更多的人,有現實考慮,有眼前利益,血雨腥風還未消散,早已轉過頭來為屠城者說話,厚顏無恥地為當權者辯護。

不過,你還堅持着,由年輕力壯,到氣弱體衰。你知道,千萬不能放棄,只要堅持到最後,真相才能大白,公義才得彰顯。

你沒有說話,只是一個人坐在那裏,念着死去的同胞,哀歌夾雜着淚水。你沒有忙着把眼淚抹乾,讓它流吧,你深深相信,這「六四」的淚水,終會有止住的一天。

我們偶然有眼神的交流,你可能認出了我,只是點點頭,但好像已明白大家心裏在想些什麼。
這是唯一的一塊中國人的土地,可以大規模公開悼念逝去的亡魂,聲討屠殺者滔天的罪行。

我們也看到不少自由行的同胞,專程來到這裏,拿着燭火,唱着他們不熟悉的歌調,激動處,淚流滿面,泣不成聲。內地同胞深深知道自由的可貴,比香港人更懂得珍惜。這中國人土地上唯一的點點燭光,如果不好好呵護捍衛,不知那一天,會被強制撲熄。

有人說,是那個人的誑言,提醒我們「六四」到了。這種說法,不是太侮辱我們的堅持, 太小覷我們的韌勁了嗎? 每年「六四」,心如刀割氣憤難平,我們的良知,需要那種人來提醒嗎?

今晚,在維園的燭光裏,我會見到你嗎?

明報 2007-06-04

1 comment:

Vicky said...

我身在加拿大,剛錯過了上星期六在這裡的悼念「六四」活動,我暗罵自己不夠堅持。接著,看完你的文章,我慚愧得不得了,因為我真的要「那個人」提醒我「六四」到了!再讀過劉曉波先生在《明報》的文章,我簡直感到無地自容,因為多年來原來我一直沒有珍惜過,我可以在香港這遍中國人土地上悼念「六四」!十八年了,這麼年來我做過什麼呢?原來我什麼也沒做過!好!我要下定決心,由明年開始,堅持下去。雖然「不想回憶」,但絕「未敢忘記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