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 June 2007

「『六四』,真的有發生過嗎?」

年輕人今年18 歲,「六四」,他出生只有十幾天,懂事後偶爾聽人提起,都只是模模糊糊,他認真地問: 「六四」,真的有發生過嗎?

公開否認屠城、建議坦克碌豬、要求「六四」定調的馬力主席,你急什麼呢?如果聽過這位年輕人的疑問,會心中暗喜嗎?又何須赤裸裸的要把「六四」調子定下來,不容老師亂說亂動?再過幾年,又一批年輕人成長了,他們都產生同樣的疑問: 「六四」,真的有發生過嗎?馬力先生,你不是已經成功了嗎?

聽了這位18 歲年輕人的提問,我苦思良久。中小學教科書,對「六四」的描述,只有寥寥數百字,隨官方口徑,把「六四」說成是一場風波,只說清場,不提傷亡,輕描淡寫,避重就輕,如果老師不多找些課外歷史材料,讓學生對這場震驚全球的殘酷屠殺多一點認識和了解,單憑書本上的文字,清場與電影院散場有多大分別?風波,也只是一場街頭常見的爭拗和口角罷了!在這種愚民教育的設計下,18 歲年輕人對「六四」一無所知,我憂心、憤怒、痛恨,但一點都不覺得意外。

香港教育當局已經強制學校不准談六四嗎?絕對不是,這完全是一種自我設限,只要校長老師打破這種無形的限制,多費一點心力,就可令學生成為對歷史有良知的人。

我又聽過以下的一個故事。

中學中一公民課,老師對學生說,馬力先生叫我們不要多談「六四」,我就不多談了,我準備了當年的電視片段,你們自己看吧。學生聚精會神地看了當年的歷史,老師再多用一堂時間跟同學講解、討論,讓公開的資料說明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這樣做難嗎?一點不難,資料都是現成的,只要校長的良知開綠燈,老師的心思多投入,就成事了。

有些高年級的老師,每年都帶學生親臨六四燭光晚會,讓同學現場體驗觀察,跟參加者交流訪問,這種參與式的公民教育,比單在課堂講解,效果更勝一籌。

趁調子還未統一,禁令還未落下,老師們,讓你們的學生多了解「六四」吧!你們的責任重大呀!如果人人都變成那個18 歲的年輕人,我們的民族還有希望嗎?

明報 2007-06-01

2 comments:

Candy said...

我快二十歲了,從來也不清楚六四是甚麼,也沒有誰會特別向我提起。今年因為馬力,我將會第一次去六四晚會,讓我看看這些年來我有甚麼錯過了吧。

Vicky said...

記得八九年,我仍是個中三學生,當時我也有參與遊行,但只是抱著「人去我去」的心態,沒太大的感覺。可是,當年在電視上看到一幕幕血腥的場面,我也不禁落淚!十八年過去,我雖然想起「六四」也會難過,但當我問自己:「我為死難者做過什麼呢?」,我的答案是:「什麼也沒有!」,我甚至連每年「六四」的燭光晚會也沒參與過!因此,知道 Candy 你這位當年只有兩歲的年輕人,為了想知道「六四」這歷史而參與燭光晚會,我感到非常高興,相反又對自己不夠堅持感羞愧!Candy,加油呀!努力去找尋真相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