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 January 2008

中立

做電台烽煙,跟寫報紙專欄評論一樣,賣的是觀點,從沒有價值中立這回事。每當有人批評我做節目「不中立」,我都會覺得非常好笑,他們以為主持人是大會司儀,又或球賽裁判,站在中間,不存立場。他們一開始就搞錯,要烽煙節目主持人中立,不如放錄音帶算了,主持人坐在那裏幹嘛?

我不止一次強調,我是「獨立而不中立」。一講到「獨立」,就掀動了維園阿伯的神經,一些報紙「來論」大聲疾呼,似有驚人發現:你看,自己承認搞「獨立」,沒有冤枉他了吧!看到這種思覺失調的言論,我唯一的反應,就是笑得更大聲。笑完之後,更覺悲涼,獨立思考、獨立觀點、獨立言論、獨立主張,在某些人心目中,即使到了廿一世紀的今天,仍是大逆不道。

有些事情,無法中立。乍見孺子將入於井,能中立嗎?看到八十歲婆婆顫顫巍巍天寒地凍深夜清晨執紙皮汽罐糊口維生,能中立嗎?粗暴拆毁歷史建築拆散社區網絡還振振有詞說這就是發展,能中立嗎?變態狂徒虐殺街貓街狗警方愛理不理對報案者反唇相稽,能中立嗎?警察濫用權力拘捕示威者肆意脫衣搜身騷擾侮辱,能中立嗎?不勞而獲免費午餐三屆十二年做委任區議員,能中立嗎?千秋萬代享用政治特權面還不紅心不跳為自己辯護,能中立嗎?一人一票民主政制,爭了四分一世紀,回歸後等了十年,還要再等十年,最後還可能要繼續等下去……能中立嗎?

香港地,可詛咒的事情實在太多,看到社會種種荒誕不平,如果還能保持中立,溫溫吞吞,各打五十大板,只有兩個可能:一個原因,自己根本就是既得利益的一方,佔了便宜;另一個原因,所謂「中立」,原來與「麻木不仁」,是同義詞。

做烽煙節目,很大程度上是厭惡性工作,整天要在ABC 的問題上中兜兜轉轉。維園阿伯的電話不得不接,他會問,成日要普選,你可唔可以保證聽日我有人工加先?維園阿嬸會打來講,成日話要保育,我問吓你,你屋企用舊咗啲嘢會唔會掉先?你班人都唔化嘅,舊嘅唔拆,新嘅點嚟?你耐心地向他們解釋了一次,下一次,又同一個人同一個問題。面對這樣情况,能中立嗎?

2008-01-06

1 comment:

Ricky said...

每個人都有立場的啦,中立是指能持平,做電台,只是曉得鬧人,當然有市場啦,但喺這個主持人的級數高極有限,要能夠帶出問題所在,讓不同意見的聽眾發表他們的睇法,才能夠使受眾得益,不讓節目變成吵鬧一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