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 January 2008

1,000 天

1,000 天,是多長的日子?嬰兒呱呱墜地,牙牙學語,跌碰學步,認字學習。1,000 天,是多長的日子?年輕人預科畢業,進入大學, 完成課程, 取得學位。1,000天,對不少人來說,是人生關鍵,是命運轉折。1,000 天, 對更多人來說,只是生命瞬間,是人生長河裏最普通不過想也想不來的日子。

1,000 天,對程翔和劉敏儀,卻是刻骨銘心的漫漫長路。由2005 年4 月22 日程翔被拘禁的那一天算起,到明天,2008 年1 月16 日,這位愛國者已經失去自由整整1,000 天了。

在四壁高牆蔽日遮天的牢獄裏,1,000 個日子是怎樣熬過來的呢?我們在自由的世界固然無法想像。在外頭的劉敏儀牽腸掛肚,呼號奔波,1,000 個錐心泣血的日與夜,不是當事人,也無法感受那切膚之痛。

不止一次,從哪裏傳來的消息,曾帶給我們熾熱的期望。去年七一,回歸10年, 中央送大禮, 程翔得自由,希望落空。十一國慶,說程翔將會獲釋,又一次失望。一年將盡,又有人說程翔有機會在新年前重獲自由,2008 到了,仍是杳無音信。

程翔與共和國同年,年紀不輕了,書生意志雖然堅強,遭逢橫逆,患有高血壓、脂肪肝和心律不整,時好時壞,身體狀况令人憂心。早前透過特首辦申請保外就醫,除了聽到「正默默地工作」的回應外,仍看不到有任何進展。

有「愛國人士」說,拯救程翔的策略錯了,又登報聲明又簽名運動,據說中央受軟不受硬,愈高調,愈適得其反。唉,天曉得怎樣揣摩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心意,人民的自由生死,全在軟和硬,喜和惡,愛和憎的一念之間,試問,這個國家還有什麼制度可言?法治可信?

營救程翔的行動,最近真的轉趨低調了,這可能真的是策略考慮。給領導人的信寫了,公開簽名呼籲也做了,感人至深的文章也登了,奔走求助也試了,辦法早已窮盡,還可以做什麼?高調也好,低調也罷,是保外就醫,還是仁慈特赦,什麼都好,只要能把程翔盡早放出來,又有什麼分別呢?

最近到廣東探望丈夫的劉敏儀說,程翔似乎參透了,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會,日前照了腸鏡,身體也有好轉,而且精神不錯。這算是一點點喜訊吧。

程翔,這難熬的1,000 天,我們沒有把你忘記。

2008-01-15

2 comments:

Simon Shek said...

今日係明報副刊讀到篇"好樣的!陳冠希". 其中以"原來我們還處於男性霸權的封建時代..."那一段講得好中. 寫得好. :(

said...

兼顧財富自由健康三者的方法,給自己一個機會了解吧
http://sn.im/hyeandy
謝謝您的閱覽,如不感興趣,抱歉打擾您了,請將此訊息刪除!
祝您˙諸事順心-愉快! ^_____^